首页 > 资讯 > 花炮新闻 > 各省新闻 > 正文
随安监总局烟花爆竹暗查组赴湘赣暗查记
来 源:[中国安全生产报] 编 辑:[国际烟花网] 时 间:2013/7/16

隐患成堆,前车之覆未成后车之鉴

——随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烟花爆竹暗查组赴湘赣暗查记

上栗县金牛出口花炮厂生产的鞭炮超规格

宜春市袁州区慈化镇老屋花爆厂主要负责人不会看平面图

萍乡市桐木雅溪出口花炮厂成品库超量储存

上栗县桐木鹏翔出口花炮厂,猪圈未改造被用作成品库

醴陵市南桥镇雄心花炮厂自动装药工房存放大量内筒

村民赶着羊群,大摇大摆走进醴陵市湖泰引线厂

醴陵市永胜烟花材料厂“6·25”爆炸事故现场

 

    这里,是湘赣两省交界地,我国烟花爆竹传统重点产区。千余年前,我国烟花爆竹祖师李畋,出生在这里。如今,浏阳、醴陵、上栗、万载,有烟花爆竹生产企业2400多家,年产值约360亿元,分别占全国同类企业总数和年产值的50%和70%。

    然而,荣誉光环后,漂亮数字下,是频发的事故。去年6月17日,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慈化镇隆发花爆厂紧口车间发生爆炸,7死1伤。今年6月25日,湖南省醴陵市永胜烟花材料厂发生爆炸,1死1伤。

    前车之覆,是否真成了后车之鉴?6月28日至30日,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派出的、由监管三司副司长刘幼贞任组长的暗查组,不打招呼,直插一线。一路下来,发现问题不少,隐患十分严重,让暗查组深深忧虑。

    非法生产打而不死,部分企业暗渡陈仓

    虽曾在去年被批评、曝光,但时隔1年之后,在上栗县金山镇普化村,非法生产引线依然禁而不止。

    因四处流窜“躲猫猫”,去年8月21日,湘赣交界重点区域烟花爆竹“打非治违”联动机制启动仪式暨第一次联席会议在湖南省醴陵市召开,会上湖南省浏阳市、醴陵市和江西省万载县、上栗县签署协议,联动“打非治违”。上栗县普化村因非法生产引线猖獗,在会上被曝光。

    今年6月29日14时,暗查组回访时,看到的不是痛改前非,而是有恃无恐。有的非法生产点,干脆连窝都没挪。在一栋被刷上“拆”字的民房前,晾晒着一些引线,紧挨的墙上就是裸露的电线。透过窗户往里看,可以发现民房里有不少成品和半成品。

    接下来发现的隐患,更是触目惊心。在一栋民房的厨房里,熊熊烈火正在燃烧,高压锅发出刺耳的鸣叫声。大量晾晒的引线,仅与厨房一墙之隔。一位正在厨房做饭的妇女,看到暗查组到来后仓皇溜走,甚至连明火都未关,留下高压锅兀自鸣叫。

    不但家里干得热火朝天,而且田间地头也在非法生产。上述民房对面,是一个池塘,一条小路将其一分为二。路的尽头,原来是一片稻香弥漫的良田。可如今,地荒了,草长了,50多处非法生产引线的作坊密布其间。而1年时间过去了,被刷上“拆”字的建筑,依然挺立不倒。

    然而,这只是冰山一角。从普化村前往硚塘村时,几处非法生产引线的作坊掩映在田里一片绿色中。虽然暗查组行动迅速,但非法生产者显然训练有素,闻风而动,几个身影一闪便消失了。作坊里,还未来得及关上的制引机正在运转。

    在企业,老板刚开始咬紧牙关,拒不承认非法生产。可蛛丝马迹,在暗查组的火眼金睛下,成了如山铁证。

    6月28日下午,暗查组前往醴陵市庆丰出口花炮厂。该厂安全生产许可证今年2月到期,是三级标准化企业,年产值约3000万元,规模不小。老板声称,2月17日停产后,再未生产。闻讯赶来的政府工作人员的说法,和老板如出一辙:该厂停产后,每月派人检查,从未发现生产。

    事实果真如此吗?在中转工房,暗查组一眼便发现了漏洞:工作台上,残留着新鲜药物;工房里,放置着内筒。在暗查组专家三番五次追问下,老板终于和盘托出:前段时间,厂里要参加烟花爆竹订货会,偷偷生产了一批样品。

    万载县株潭六胜花炮厂安全生产许可证早已到期,非法生产同样有迹可循。当暗查组提出查看相关工房时,管理人员以找钥匙为名很快走开。等了30多分钟,依然不见踪影。在一些被株潭镇政府今年2月2日贴上封条的工房,暗查组发现了蹊跷: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,而如果工房几个月不生产,不应该这么整洁。

    惨痛教训近在眼前,“三超一改”仍不改

    令暗查组颇感沉重的是,被视为高压线的“三超一改”,却被不少企业堂而皇之地触碰。

    6月28日,大雨滂沱。此时,距醴陵市永胜烟花材料厂造粒工房爆炸事故,已有4天之久。即便雨幕重重,厂门口断壁残垣的原材料库里,仍有丝丝白烟升腾。爆炸威力巨大,波及范围约300米,造粒、压片、精选、潮药、包片等工房无一幸免。而罪魁祸首,就是超量储存。

    “场面惨烈,如同战场。”站在废墟边,暗查组专家表情凝重,“为什么要狠抓‘三超一改’,就是因为一旦发生事故,往往会引发连锁反应。”

    江西省萍乡市桐木雅溪出口花炮厂是桐木镇第二大企业,年产值约3000万元。这家在当地政府官员眼中出类拔萃的企业,被暗查组找到了一大堆硬伤。

    在厂区一角,正在建设的黑火药库、亮珠库和引线库地基已打好。但每个定量1吨,与产能严重不匹配。“3个库肯定不够用,这种情况下,药物运转不过来,只有超量储存。”暗查组专家担忧地说。距库区约100米的地方,就是散落的民房。不仅如此,该厂5个定量1吨的成品库,均超量储存,每库实际存量约10吨。而库房边缘,就是架设的电线。

    更令人吃惊的是,全厂未发现任何避雷设施。而就在6月21日,雷电击中江西抚州烟花厂引起爆炸,造成3死45伤。即便隐患如此明显,该厂还是在去年12月取得了为期半年的临时安全生产许可证。

    在宜春市袁州区慈化镇老屋花爆厂,三轮摩托车开进成品库,负责人竟称“家里没地方放”;在万载县株潭金月花炮厂,成品库堆得满满的,以至于其中一扇门无法打开;在上栗县金牛出口花炮厂,生产的爆竹规格超标,并超范围生产组合烟花内筒……凡此种种,并不少见。而擅自改变工房用途,更是屡见不鲜。

    在醴陵市南桥镇雄心花炮厂,仍未安装设备的鞭炮自动装药工房,竟被当成了中转库使用,存了约6000饼内筒。暗查组发现工房有4个工作台,进行药物称量、混药、装药等作业。就在检查时,该厂所在的星湖村村民主动找到暗查组反映情况:厂里无正规燃放试验场,目前燃放地点距居民住宅约100米,“我们天天担惊受怕”。

    在醴陵市庆丰出口花炮厂,情况更是危若累卵。暗查组专家看平面图时发现,该厂有1个储存空筒等非危险品的库房。可厂里偷梁换柱,在库房内存放了20多箱礼花弹。在距库房不到30米的地方,就是一栋民房。而定量只有200千克的烘房,更让人胆战心惊:火药塞得满满的,连门口都被“侵占”了。

    “一证多厂”问题严重,挂靠生产漏洞不少

    各干各的,互不干扰。两天半时间里,暗查组发现,不少企业存在“一证多厂”和挂靠生产现象。

    上栗县金牛出口花炮厂位于金山镇小水村,2012年换发安全生产许可证,企业主要负责人为陈道牛。

    今年5月13日,上栗县花炮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曾到此检查,发现了诸多隐患:制引工房引线超量,无安全通道;机械插引工房引线超量,无安全通道;封芯工房半成品、成品超量;工房普遍无标识等。

    然而,1个多月后的6月29日,当暗查组到此检查时,发现旧患岿然不动、新患仍在滋生:结鞭工房内外存放大量产品,包装工房和中转工房混在一起;自动装药机附近,发现大量烟头;工房与最近的民房仅隔着一条四五米宽的道路等。问题多多,让刘幼贞质问陈道牛:“就这种厂,去年还能换证?”

   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暗查组的追问,牵出了该厂“一证五厂”内幕。在一张纸上,陈道牛写下了另外4个股东的名字:刘守满、何光飞、何光霞、杨开水。和陈道牛一样,前面3人均生产鞭炮。而杨开水,则是挂靠引线厂的负责人。当被问及如何对4人进行管理时,陈道牛的回答令暗查组哭笑不得:彼此都是亲戚,不好管,各干各的。而由于没有自动装药机,陈道牛有时还得仰仗诸位亲戚帮忙。

    管理缺失,导致的是挂靠引线厂对隐患的肆无忌惮。暗查组在无人值守的引线厂走了一圈,发现了多处致命隐患:临时药物中转室建在路边,存有约30千克黑火药;在一栋工房,5桶混好的黑火药赫然可见,约200千克;引线生产、晾干、切引工序在同一工房内完成。

    存在“一证多厂”和挂靠生产的,并非上栗县金牛出口花炮厂1家。在宜春市袁州区慈化镇老屋花爆厂,企业主要负责人张建向暗查组坦承:厂里有2个股东,分别占股50%。除“一证两厂”外,该厂还挂靠一家引线厂,专门供应引线。当被问及对挂靠的引线厂有何责任时,张建支支吾吾了半天,也没说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 更不可思议的是,身为企业“掌舵人”,张建竟然连厂区平面图都看不懂。当暗查组专家问“我们现在的位置在哪里”时,张建将平面图翻过来倒过去,扭捏了好大一会,也没弄清楚。在多人提醒后,他才明白东西南北。

    像这样的老板,如何管理企业?暗查组的担忧果然变成了现实。通往引线厂的必经之路,坡度很大,旁边就是一栋民房。还未进入厂区,刘幼贞就指出:“就这种条件,还能建厂?”

    厂区情况,更是不堪入目。引线厂建在山顶,“一路更比一路陡”,有的坡度甚至超过50度。暗查组刚走一圈,已是大汗淋淋、气喘吁吁。而站在山顶放眼望去,破败不堪的工房随处可见,成品库难觅踪影。原来,成品库建在山沟中,根本无法使用。远远望去,灰色屋顶掩映在一片密林中,若隐若现。

    而附近的宜春市袁州区慈化跃进花爆厂,现在的股东张京拥有70%的股份。该厂安全生产许可证显示,企业主要负责人为汤太东,但他2011年就已退出生产领域。法定代表人变更已久,而许可证未及时变更。

    停产期间管理混乱,大小隐患应接不暇

    制度难觅踪影,分工口头约定;不是半天找不到值班人员,就是工房乱堆乱放不堪入目。突击检查的13家企业,安全管理极其混乱,让暗查组大跌眼镜。

    其实,2008年安全生产“百日督查”时,刘幼贞曾到湘赣交界地烟花爆竹重点产区督查。彼时,安全管理混乱,让她至今难忘。然而,这次暗查看到的情况,和几年前相比几乎没有变化。

    醴陵市湖泰引线厂位于南桥镇凤形村,去年底被核定为安全标准化三级企业。本以为安全管理会有模有样,可暗查组从进入厂区那刻起,隐患便应接不暇。

    由于没有围墙,暗查组长驱直入,未见一个人影。在引线烘干房,屋顶漏雨严重,导致地面湿了一大片;虽然停产了,但捆引工房凌乱地放着不少引线,且超量储存。引线包装工房,更是混乱不堪:回收的食用油包装盒摇身一变,堂而皇之地装上了引线。

    在厂区检查半个多小时后,暗查组终于巧遇生产负责人刘国胜。面对超量储存和包装混乱问题,刘国胜轻描淡写地说:“给你们讲实话,没有不超量的。我只管生产,引线用什么包装,还是老板说了算。”

    就在暗查组检查时,一辆装了30多箱引线的厢式货车,轰鸣着从眼前开过。车辆被叫停后,暗查组专家围着车转了好长时间,也没发现排气管,更别说防火帽。这名未取得危险品道路运输资格证的张姓司机竟然辩称,排气管前几天断掉了,还没来得及装。

    就在这时,一位村民赶着一群羊,大摇大摆进了厂区。他说,他每天都要到山上放羊,虽然知道要经过引线厂,但通往山上的路只有一条。其实,早在今年3月6日,醴陵市安监局就下达了整改指令书,要求厂区设置围墙。但面对约120万元的建设资金,该厂最终望而却步,以至于3个多月后,隐患依然存在。

    6月29日下午,暗查组来到上栗县桐木鹏翔出口花炮厂。办公室里,两只鸡悠闲地溜达着,旁若无人。安监部门统一制作的几个制度牌布满灰尘,被随意丢弃在墙角。一张办公桌上,堆着发黄的资料,随手翻看一下,不少是几年前的。

    更不可思议的是,猪圈竟然未经改造就被用作成品库,一个个猪栏赫然可见。暗查组在成品库里发现该厂存在贴牌生产行为,可面对质问,该厂生产负责人甚至理直气壮地说:“这家厂子没法生产了,我们就帮忙加工一些产品。”在厂区,含药废弃物随意丢弃,不少地方成了“大花脸”。所有场所没有一个像样的,如同垃圾场。

    含药废弃物乱丢乱扔的,还有宜春市袁州区慈化跃进花爆厂。对于为何不及时将其清理这一问题,看厂人的回答令暗查组哭笑不得:“等到攒够一车,我们就用拖拉机拉到场外。”

    该厂成品库管理同样令人胆寒。这个位于西山村村道边的成品库,围墙低矮、破败不堪。由于大货车拉货不方便,厂里干脆把大门给拆了。而成品库前不远处,就是菜地,一位村民正专心致志摘菜。虽然拿着一大串钥匙,但看厂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中一扇门打开:“新锁用新钥匙开,大锁用大钥匙开,小锁用小钥匙开,我开库房门时靠蒙。”

    “如果看到的都是这种情况,这些地方烟花爆竹产业的发展真的看不到希望。那么,我们应该研究的不是发展,而是退出。”暗查组最后指出,“到底有多少不符合安全条件,主产区要将现有企业全面清理,来一场动真碰硬的彻底革命。”
 

 

 

  • 我来说两句用户名: 密码:  匿名发表(无需注册)
  • 如果您不是国际烟花网会员,欢迎注册  
行业热点
小提示
  • 烟花热线:0731-83878990
  •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:
  • Email:info@infofireworks.com
  • 关于国际烟花网 - 刊登广告 - 诚聘英才 - 设置首页 - 加入收藏夹 - 联系我们 - 网站帮助 - 英文版
    //百度统计 var _bdhmProtocol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 https://" : " http://"); document.write(unescape("%3Cscript src='" + _bdhmProtocol + "hm.baidu.com/h.js%3Fe51665bf22c2186abb580922c582e203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 _uacct = "UA-933692-1"; urchinTracker();